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鹰潭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新闻中心 综合新闻 » 从“小鬼”到老兵,低调了一辈子 请听鹰潭这位“张富清式”的老同志第一次和我们讲述的那些不平凡的故事
搜索:

相关分类

推荐新闻

综合新闻

从“小鬼”到老兵,低调了一辈子 请听鹰潭这位“张富清式”的老同志第一次和我们讲述的那些不平凡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1-18   点击率:167



 在别人眼中,他是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战士,他是坚定听党话跟党走的老党员,他是为祖国和人民吃过苦流过汗的老英雄!

    在他自己眼中,他只是一个17岁参军的“小鬼”,他只是一个略有文化的文书,他只是一个业务熟练的通信兵!

    他不肯说出自己立过的功受过的奖,每当面对荣誉和好的待遇,他总是选择推辞。几十年来,他作为一个普通人,遗忘了过去的荣光,只是那段用青春书写下的历史,从来未曾褪色。

 他叫姜云鹤,1929年出生,今年已经90岁高龄。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倾听这位老同志的故事。  


 19岁:他们叫我同志


    姜云鹤是浙江江山人,自小家中地少人多,日子过得艰难。姜云鹤只读了几年小学,十五六岁就开始到别人家中帮工,磨过豆腐,也做过泥工、木工,能吃饱饭就是最大的愿望。17岁时,父亲生病,姜云鹤无奈之下,以700斤谷子为交换,顶替别人去当兵。他坐了54夜的船去到东北,加入国民党部队,并将原名姜昌发改为姜云鹤。

   19488月,姜云鹤与其他几名士兵被部队长官安排去架设友军联络线,进入了我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的辖区。姜云鹤想起参军时,老乡曾告诉他,只要当两、三个月兵就可以“跑路”。于是,脱离了大部队的几个同伴一商量,都打算偷偷溜回老家去。这时,联军内一个姓王的班长与姜云鹤他们谈心,问他们家乡在哪里以及家里的情况。王班长告诉姜云鹤,自己也是穷苦出身,前一年刚从国民党军队加入民主联军。他劝姜云鹤,“你能回去吗,路那么远?不如参加联军!联军里大多都是穷人,等把家乡解放了再回家!”

    这几句话朴实、真诚的话,打动了姜云鹤。很快,他就下定决心报名参加了联军。他仍记得当时班长说,“参加了联军,以后就叫同志了!”后来,姜云鹤才知道,这次架线就是当时部队内潜伏的我党同志在创造机会让他们加入联军。

    此后,东北民主联军改称第四野战军。因为姜云鹤有一定文化基础,所以被选入了文训队。每天要上课,要写训营报告,要画简要地形图,还要进行军事方面的学习。比如一点两面、三三制、四组一队等,姜云鹤至今还记得。

    平津战役中,姜云鹤随四野部队驻扎在河北通县。天津解放后,姜云鹤他们就抓紧时间开始学习北京的地形图,直至北平和平解放。


解放:“我以为你死了!


   19491月,经过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人民解放军歼灭了国民党军在东北、华北和华东战场上的主力,解放了东北、华北和长江以北广大地区。19492月,姜云鹤所在的四野先遣部队开始南下,目标直指江西,任务是解放南昌!他们开始徒步行军,最多时每天要走110多里。

   部队南下走到河北省南宫市境内,姜云鹤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喊自己的名字,原来是遇到一个当年一起出来当兵的老乡。正赶上部队休整,姜云鹤被批准出列和老乡交谈。老乡比姜云鹤略小一点,姜云鹤还没开口,老乡就抹起了眼泪。看老乡哭得伤心,姜云鹤忙问他怎么了,老乡默默地说,“我以为你死了!”姜云鹤笑了起来,心里却也难过。打天津时,姜云鹤有个老乡牺牲了。过了很久,姜云鹤再次回乡时,才发现那个老乡家门前挂起了烈士的牌子。

  同年514日,四野部队开始渡江。在湖北黄冈,连长把姜云鹤叫去,辨认一名牺牲的同志。姜云鹤看到一排排战友躺在地上,很多都叫不出姓名。“叫我辨认的同志,只知道他是浙江杭州人,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经过83天,部队终于在5月底到达南昌。那时,八一桥已经被国民党军炸毁,姜云鹤所在部队只有在桥对岸驻扎等待入城的命令。


前线:“到国家需要的地方去”


  195012月,为增强抗美援朝前线技术力量,姜云鹤被选派到河南巩县的通讯学校学习,并担任学习委员。经过一年多的学习,因为战斗需要,姜云鹤这一批学员提前毕业。经过学员们共同推选,姜云鹤被评为了学习模范。

  听说姜云鹤他们要上战场了,驻地周边的村民们都来欢送学员们,鼓励他们“多打美国鬼子”“打胜仗回来”!祖国的召唤,让姜云鹤热血沸腾。但随着朝鲜战场形势缓和,姜云鹤还是没能如愿踏上战场,他与其他9名优秀学员被分配到了位于首都北京的防空军司令部。

   呆了20多天,姜云鹤和学员们看遍了北京城,很快就“呆腻了”。大家向上级领导反映,主动要求要到基层去、到前线去。姜云鹤说,“我们学习就是为了参加战斗,朝鲜前线去不了,我们也要到国内的防空一线去,到国家更需要的地方去。”

   就这样,上级批准了他们的请求。这之后,姜云鹤被派到上海并转入通讯连。刚到上海,负责接应的领导问姜云鹤什么时候能投入工作,姜云鹤答道“第二天就能上岗”。当天夜里,姜云鹤不顾旅途劳顿,连夜把第二天需要记忆的代码和号码全背了下来,“做事情总要想在前面嘛。”

   之后他又辗转了当时处于防空前线的福州、鹰潭等多地工作,担任连长、参谋等职,并多次被评为先进。


负伤:“不能再给组织添麻烦”


   1962年,时任连长的姜云鹤在机场组织夜间训练。因天黑一脚踩空,滑入壕沟,腰部和腿部受了重伤。

   剧痛之下,姜云鹤被送进医院,诊断为第四、五节腰椎脱出。他住院3个多月,在伤情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出院。1个半月后,姜云鹤再次被送入院,这一次又住了7个多月。因为当时医疗条件不太好,姜云鹤的手术最终还是没有做。出院后,他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不能长时间站立,疼痛总是无法祛除。

   按照部队有关规定,姜云鹤的伤情完全可以到民政部门办理残疾军人证,可以享受到更好的待遇。但不管家人和身边的朋友怎么劝,姜云鹤始终没有答应。他说,“虽然伤了,但我还能走。我们这些人在战争当中,一个炮弹落下来,好多战友都没了。我能有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不能再给组织添麻烦。”


转业:“小人物到小地方”


  1970年,姜云鹤从部队转业。他本可以选择去爱人的原籍上海,或到浙江老家,但他却主动选择留在小城鹰潭。这里是他保卫过的地方,他对这片土地有感情。他说,鹰潭虽小,交通很便利,回家也方便,“大城市你也去他也去,小地方就不要发展了吗?那我这样的小人物就到小地方吧!”

   到了地方,姜云鹤又主动要求去橡胶厂或水泵厂做保卫工作。还是熟悉他的战友向组织反映,说姜云鹤是踏踏实实做事的人,从不知道偷懒耍滑,这么重的保卫任务他身体一定会吃不消,这才作罢。组织上本想让姜云鹤担任财政经贸委员会主任一职,但姜云鹤却表示,“在部队待惯了,不熟悉地方工作,还是要做一般工作人员。”后来,财政经贸委员会划分成多个部门,姜云鹤被分配到了工商部门。

   工作这么多年,总是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姜云鹤的身影。他秉承着部队的优良作风,工作勤勉踏实,深受同事和群众好评。正因这份兢兢业业的坚守,姜云鹤的荣誉榜上又不断增加着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称号。


生活:“有什么问题靠自己解决”


   转业后,姜云鹤有几位战友都在省内担任要职。姜云鹤重感情,与他们常有联络,但却从来没有因私事找过战友。遇到难处,他总是说,“我们受党教育这么多年,什么问题尽量自己解决”。

   他的大女儿高中毕业后,到上海看望外婆。后来,为了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号召,姜云鹤专程写信把大女儿叫了回来。大女儿被分配到月湖区童家镇的知青点,这一待就是近十年。期间,许多知青陆陆续续通过各种关系回到城里,她却是最后一批回城的。

   1994年,姜云鹤享受离休待遇,按政策可以安排一名子女到原单位工作。当时,姜云鹤的一儿一女都由原来的大集体单位下岗在家,生活也有困难。但他却没有向组织开口,而是鼓励子女自谋出路,“不管到哪里,都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艰苦奋斗”。

   多年来,姜云鹤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和子女亲属。虽是离休干部,他却几十年如一日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对于物质上的享受,他从不向上级或者身边的人提要求,说得最多的就是,“我很好,什么都心满意足。”90年代,单位组织老干部去外地旅游。卧铺票不够,姜云鹤就说“我不讲究”,然后主动要求坐硬座,把卧铺让给别的同事。

   如今,子女都事业有成。姜云鹤与老伴为了不给子女添麻烦,选择住进了女儿家附近的养老院,依旧每日粗茶淡饭。


荣誉:压箱底的“大招”





   在部队多年,姜云鹤曾获得过不少荣誉。其中,1953年、1954年两次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授予三等功。喜报上书写着父亲姜高树的名字被寄回家乡,一直存放在浙江江山的老屋内。直到前些年外孙女结婚时,才被姜云鹤的弟弟送回到他身边。

   对昔日的荣誉,姜云鹤总是轻描淡写、从未示人。直到2018年,采集全国退役军人信息,子女们才得知这些往事。原来,姜云鹤一直都在拒绝各种奖励,每次评比总是主动退后,把别人推上前去。这两次三等功都是与其他排互相评比,把姜云鹤硬给评上的。

 总把个人荣誉置之度外,姜云鹤却无比看重国家荣誉。不久前的国庆阅兵式,姜云鹤看得心潮澎湃。尽管因高龄而手微微颤抖,他仍然坚持将阅兵感想誊写了一遍。这位“老同志”这样写道“我们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要听党的话,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共产党走到今天不容易,我们还要坚定的和我们党走下去。”


信仰:永远跟党走,永远感党恩


   在部队待了22年,姜云鹤把很多习惯带到了生活里,不改军人本色,坚持朴素节俭。他说,当年部队里每个人发一个搪瓷缸,不管吃饭、喝水还是刷牙都是用这个,每天只吃两餐,还不是一样过。如今,“生活好得很,钱多多用一点,钱少少用一点。”

   在市工商局离休之后,姜云鹤经常一个人拄着拐杖,坐着公交,赶到位于城区胜利东路上的老单位交党费,每年风雨无阻,从来都不用其他人提醒。2015年,新单位三局合一后,离姜云鹤住处比较远。单位同事都觉得姜云鹤肯定来不了了,准备安排人专门到他家里去收。结果,姜云鹤硬是拄着拐杖,转了几趟车来到了单位缴纳党费。每一年,姜云鹤的党费都是主动及时足额缴纳。

   姜云鹤告诉记者,他最近又在重看《习近平关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论述摘编》一书。谈起为什么他能坚定跟党走,那颗初心姜云鹤时刻未曾忘怀,他动情地说,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打倒了反动派,建立了新中国,领导国家一步一步向好的方向发展。解放前家里人多吃不了饱饭,为了700斤谷子就要顶替别人上战场拼命。如今人民的生活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生活有多幸福啊。“共产党人付出很大的代价,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才建立了新中国,让全国人民真正得到了解放。我既然加入了共产党,是一个胸前佩戴着党徽的同志,那就要积极做好工作,努力完成任务,才能对得起党对我们的领导和培养。”


    记者手记:


    虽已90岁高龄,但姜云鹤老人头戴军帽,手拄拐杖,仍精神矍铄、乐观健谈,回忆起当年的岁月,思维敏捷、记忆清晰。许多战友是哪里人、哪一年入党、说了哪些话,都如数家珍。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被老人放在心底几十年。记者前去采访,老人多次表示,愿意把这些经历分享,但却“不要宣传不要见报”。

   到单位开会,他总是一个人坐着公交车就去了;想看报纸,就每周两次雷打不动跑到单位值班室;他看阅兵式,看《长征》《东方红》《井冈山》,一个人回顾着过去的峥嵘岁月,然后在心底里默默祝福着祖国、祝福着我们党。

  因为那些没有名字的战友,所以不管外界怎样评价,不管荣誉如何加身,老人习惯忘记自己立过的功劳,忘记自己22年的战斗史,忘记自己曾为了祖国和人民吃过的苦流过的汗,他从心底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人,当作一个小角色,保有一颗平常心。

  但是,我们却不能忘记,正是千千万万个像姜云鹤一样的“普通人”,正是这群忘记小我、却实现大我的“小角色”,正是这些我们知道或是不知道姓名的先辈们,他们的昨天筑就了我们安定幸福的今天。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功成身退后,仍然保有一颗红色滚烫的心,仍然坚定着一个方向默默奋斗。

   如果你身边,也有一个姜云鹤这样的老人,他愿意与你分享那些当年。希望你能停下脚步,静静聆听,给予他们些许陪伴。如果没有见过他们,愿我们的祝福可以送到他们身边:让时光慢些走,让老人们能亲历更多新时代的荣光时刻。(转载自2019年11月13日《鹰潭日报》)



下一主题:市市场监管局开展口罩等防疫用品质量专项检查 上一主题:南昌大学校长周创兵莅临铜检中心调研

    网站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说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鹰潭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赣ICP备15006901号 网站标识码 3606000022 赣公网安备 36060202000129
Copyright 2019 鹰潭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技术支持:鹰潭市乘风科技